莫瑟.季

在监管者的床上修机

③你在红蝶床上修机


“那个……这是红蝶小姐的房间对吗?”你跪坐在榻榻米上,面前本应放置桌子的地方变成了冰冷而无声的密码机。

太过于安静了。你这样想着,转过身朝一片夜色张开双臂——

“红蝶小姐!如果是你的话请给我一个拥抱好吗?”

一秒

两秒

三秒……

你歪了一下头,名为不解的情绪让你维持着之前的动作并开始思考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

是声音太大吓到小姐了吗?还是这样的举动过于唐突了呢……

想到这一点,你放松了手臂的动作,虽然美智子小姐是不同的,但她毕竟是监管者……这种动作是不被允许的吗?

你感到有什么忽然凑过来,带着温暖的气息裹住了你。

哎?

“啊拉,小海伦娜这么主动可真是把妾身吓了一跳~”

果然……是被吓到了啊。

你感到有什么盖住了脸,隔着一层布料,非常柔软,带着温度和浅香。

?!等等!这是?!

“好了小海伦娜~让 我 们 开始破译吧。”抱着你的这位小姐柔柔说到:“小海伦娜这么聪明,我们一定很快就能安心睡觉了♥~”

“唔唔唔……”可以请这位美丽的小姐先把我面前的【欧派】挪开吗……要不能呼吸了……

“是是~我知道了~我亲爱的小海伦娜♥”

——————

“OK,我修完了。红蝶小姐?”你拉住一直环抱着你的人的衣袖,轻轻扯了扯,然后转头凝视着后方。

你并没有得到回应。

“红蝶小姐?怎么了?”

“没有。”

“没什么事的。”

“只是小海伦娜太好看了。”

“哎,哎?!明明红蝶小姐更美丽!”你有些害羞。

“比起这个,还是睡觉比较重要,小海伦娜明天有比赛对吧?现在都这么晚了,在我这里睡可以吗?”

“嗯!非常感谢红蝶小姐。”你有点开心,因为美智子小姐的身边真的非常温暖。

而且……

你在她的怀中睡去,嘴角挂着一抹微笑。

————————————————

“我亲爱的。”她吻着你的双眼。

“你的双眼若盛夏闪烁着繁星的夜空,比海洋深邃,却无一丝阴霾。”

“我认为这才是世上最美丽的。”

“我爱你,纵是前方刀山火海我也凭这残缺之身为你而闯。”

“愛して。”爱着你

“愛して。”爱着你

“そしておやすみな”晚安


遗迹登顶留念

我欧气的结晶
虽然不会用监管者@TVT
这发生在被厂长扔娃娃到头顶当头一脆脆鲨之后……
赛后
厂长:天下掉下个我
我:TWT盲女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她,她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盲人!
厂长:这就是你砸我板子的理由?你带巨力了吧,翻板翻窗加速我都看出来了。
我:……对不起大佬这只是个意外我平常用医生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QWQ

我:上车不点赞,全是王八蛋qwq
同学:上车不点赞,匹配全完蛋=w=
我:哦我亲爱的你可真狠,不过我喜欢
@铭. 对没错就是他

在监管者的床上修机

裘医注意


②你在qiao克床上修机


“赶紧修!修完赶紧走!磨磨叽叽跟个娘们似的!”

他此刻摘下了面具,和个大爷似的靠在床头看着你修机,脸上是大写的不耐烦。

你被他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但深刻在骨子里的“上等人”素养让你并没有开口反驳,也强忍住了低头确认胸前隆起的部位是否有平坦的嫌疑。

“嗯。”专心破译。


上帝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你的床上醒过来还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任务!


时间一分一秒的游走,你的破译工作终于进行到一半了。

此期间那疯子一直抱着他的宝贝火箭筒盯着你,还时不时往上按个零件.

看的你有点毛骨悚然。

不过还好。你松了一口气,破译已经进行到一半,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离开这疯子的床。

但裘克也有了新的动作,比如对着自己的火箭筒窃窃私语,坏笑几声提起火箭筒走到你身边。

然后抬脚踹了踹你的机。

你看着瞬间丢失大量信息的破译机,非常想扭头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而他看着你漆黑如墨的脸色,开心的像个二百斤的孩子,并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他噎了一下并搂紧火箭筒。

因为你手里泛着寒光的针管。

“裘克先生,看来您需要来一针颠茄呢。”你试着让自己冷静并晃了晃针管里诡异的红色液体,在炸机的光辉下格外刺目。

“还是算了,我看您已经够疯了。”

“哐当”针管被重重的拍在电机盖上,冰冷而光滑的机盖颤抖着映出无言者的面容。

电机破译的声音再次回荡在这间并不大的屋子里。

冷静,我亲爱的。你深吸一口气,不能为了这种疯子浪费时间和珍贵的资源。明天还有重要的比赛,要快些……再快些,要好好休息,不允许再失败了……

嘭!

“……”

“……对不起,我的错,我出去。”

哦豁,完蛋

qiao克简直想去和庄园主投诉特质第二天才能更换的问题。

“请您,离我远点,不,不用想出去了,您出不去,门口就好,谢谢。”你觉得自己的脾气简直好到快没有了。


夜枭和占有欲在房间内弥漫,伴随着嘈杂的破译声,你修完了这台电机。


你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大量的血液流嗵脚底,造成严重的酸麻感,刺激着疲劳过度的纤细神经。

呵,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个靠着房门睡成沙雕的家伙。

“裘克先生,谢 谢 您 今晚的合作。那么就到此为止了,晚安,祝 您 好 眠。”

“框!”“嗵!”

有什么从这疯子的帽子里滑出来了。

“……………………唉…………”

你拾起地上的信纸和湖景村特有的野花,无力扶额,一夜受的气在读完信后的瞬间便消散殆尽。


“这样还睡的着的吗?!快到床上去!”这疯子也是不怕着凉。

“Zzzzz”“……”

医生的本能让你立刻把这个瓷实的家伙怼到床上并盖上被子。(巨力+3)(艾大力)


“……”

“简直像个孩子”而我竟然和一个孩子置气。

你看着破旧的,被夜风鼓动着的窗帘,想着帮他关个窗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可真不像话。”


唉?!

健壮的双臂忽然环住你的腰,用力一拽,一阵天旋地转后你躺在了醒来的位置,不同的是身后多出了一个热源。

头顶有什么在摩蹭。这么想着。

又蹭了两下,是那家伙的下巴吧。

唉,真令人头大啊。


“不可以坦诚一点吗,小番茄?”


猛男虎躯一震,你满意的轻笑。在适当的时候叫大家给监管者起的昵称有奇效。

虽然原话是“西红柿”来的。


“只限今晚这样任性啊。”你决定放弃自疗,安慰一下今晚受到刺激的神经。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监管者。


我艾米丽觉得自己说的很对。

——————————————————

“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我爱你。”

裘克轻吻你的鼻尖,将额头与你的相抵。

“晚安,我的天使小姐,我爱你。”

“我爱你。”

“晚安。”

“我爱你。”


“艾米丽……”



——————————————————————

对我更新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hhhhhhhhhhhhhh

青岛这鬼地方为什么没有旅游淡季就很蓝瘦差点给我整疯

一天到晚都在干活。

心态爆炸。

成天瞎jb蹦哒也不知道蹦跶了些啥。

不过放心,不会弃坑的,但是之前的那一篇出了点问题……设定误差,大改中。

要记得爱我啊QAQ


用口红在陶瓷上画靓仔是真的蓝瘦啊……
又不好擦TWT
完全擦不干净

(半夜脑子抽风系列
(这个人脑子抽风不要理他!

……

该给的赞还是要给的!

您的小可爱

他很好养的,真的,只需要在开心的时候给他一个赞,他就会产出粮食
他是个杂食党,所以产啥粮还真不一定,因为喜欢的东西太多了。
反而啥都不精。
有的时候鼓励是很重要哒!

在监管者的床上修机

——来自我和同事两个沙雕半夜打游戏打到嘴秃噜皮来的梗

(容我先笑一会妈也两个傻屌23333333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标签注意w)

①你在杰克的床上修机(银纹)

“乖,修好这一台我们就睡觉,嗯?”
你感受到耳边一阵热流拂过,缩了缩脖子,只点点头,继续专心修机。
仿佛对你的无视感到不满,身后的坏孩子窃笑着眯起眼睛。
你感到有什么冰凉而滑溜溜的东西从腰际慢慢延伸到小腹,然后……

然后你就炸机了

“……杰(da)克(zhu)先(ti)生(zi),我看你今天晚上是不想睡觉了。”
“……我的错”
“但是你猜对了一件事,亲爱的,我确实打算与你一起彻夜不眠。”
“?”
冰凉的手臂将你温柔地带到他怀里。
他拥住了你。
“我想教你一句话,来自遥远而神秘的东方古国——春宵一刻值千金,我的小先生。”

————————————
暂时就先这些了吧……后期不定时更新,耶~
妈也我不行了再笑会233333
这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我和同事(兼学校一年半同桌)肝第五遇到了湖景村
然后他顺口问了一句你在哪
我……
我在床(船)上修机!
她:???
……
在哪个监管者床上?jiao克还是qiao克?
我……我TM??
然后我炸了机
然后她被qiao克锯了一刀
hhhhhhhhhhhhhh
口胡误终生hhhhhhhhhhhhhh

带着qiao克开车hhh
开心!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小疯子了QWQ
(裘克大家庭,一个凭实力单身的家族)
在滑梯上的qiao克开心的像个不止两百斤的孩子233333超可爱我的妈

许多小故事

青鸟(一)

如果带来幸福的青鸟迷失了,那么幸福又藏在在哪里呢?

盛夏

格雷站在门前,从靠近心脏的衣袋中掏出一枚怀表轻吻,然后慢慢打开。
约好的时间要到了。
“咚咚咚”
“艾米丽——”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可不能耽误了
“我在,爸爸。”一位身着米白色欧式连衣裙肩上披着浅青色小坎肩小淑女为他打开了门。
她浅浅笑着,像是上帝身边的小天使。
背后大大的心形抱枕,几乎比她自己还要高,上面用十字绣的针法绣着三个小人。
【格雷】【艾米丽】【玛格丽特】
两大一小簇拥着,一家人的样子。
格雷怔了一下,随后将怀表收回衣兜,把面前的女儿托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肩上。
“走了!今天是妈咪的生日,看马戏去喽!”
——————
“今天休息没关系吗?”艾米丽看着城市中依旧嚣张的太阳,将头顶的大号欧式礼帽弄出一个斜度,上面覆盖的薄纱星星点点闪烁着,与宽大的帽檐一起为父亲挡住了日光;然后右手搂住他的脖子,让自己能够坐得稳当一些。
“妈妈在天上能看到马戏么?”
“当然能看到了!”格雷笑着,如此说到“只要我们一直记得妈妈,妈妈就会很快乐,也会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的。”
似乎时间未曾夺走任何东西
“嗯!”艾米丽看着前方排着长龙的地方,点点头。
【微笑马戏班】
鲜艳而充满童趣的大门,旁边立着一副印有踩钢丝表演的黑白宣传报,一个画着夸张妆容的小丑,一根钢丝,一片漆黑的背景,简单至极却看得艾米丽没来由一阵寒战,感觉自己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怎么了?”格雷有点担心,虽然是医生,但自己前段时间的工作实在太忙,而艾米丽又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直接导致他忽略了女儿的健康状况“没有生病吧?”
“我没事,爸爸。”艾米丽拍拍父亲的肩,示意他把自己放下去,人太多了“只是被爸爸的胡子扎了一下,爸爸今天又没有好好修胡茬,妈妈会生气的!”
“……啊哈哈哈没关系的一次两次没关系的妈妈不会知道的看那边要进场了我们快进去吧!”企图蒙混过关的格雷扛着自家小公举就是一个百米冲刺,直接跑进了帐篷里。
第二排,靠近出口又在舞台比较正面,这会是一个好的位置。
艾米丽解下背后的抱枕抱在怀里,看着台上表演着的两个小丑,心里的不安逐渐增大,直到成为一片阴云。
哭面的小丑踩着独轮车登上钢丝,笑面的小丑在对面拍手笑。
“到我这里来”
艾米丽忽然之间心跳的好快,她不自觉的搂紧怀里的抱枕
【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了】
独轮车压在钢丝上,一个优美而危险的弧度
她皱着眉,紧紧盯着那根钢丝
【到底是什么呢】
“吱呀——”
独轮车走到了钢索的中点
“咯啦——”
但他却忽然停了下来,在舞台的正中央
让我想想。
艾米丽依然没有移开目光
第一次是妈妈,第二次是隔壁的珍婆婆,第三次是我的小阿布思,而第四次……是一位善良的护林员。
爸爸说他们都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怎么回事”“是有即兴表演吗?”“也太久了吧!”“………………”
因为台上表演停滞而引起的骚动越来越大,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钢丝断裂的声音混入其中,而艾米丽察觉到了这一点
“爸爸”
格雷低下头,看向紧抓着自己衣袖的女儿
“怎么了?是等的时间太长了吗,想回家了?”
艾米丽眯着眼蹭蹭父亲抚在自己头上的大手,然后把怀里的抱枕递给他——
“爸爸”
“把这个给那个小丑吧”
“他就这样去‘很远的地方’会很疼的”
“就像我的小阿布思”
钢筋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明明是那样坚韧的东西,断裂的时候却像一根线,轻飘飘的,还有那线上的人
【真的好像我的阿布思】
艾米丽看着哭泣的小丑如同折断羽翼的青鸟般坠落在米黄色的一片上,右腿流出的血迹染红了“她”
尖叫为本就喧闹的会场染上了慌乱的色彩
【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吧】
艾米丽望着父亲冲到台上的身影如是想到。

——来自日常累成狗的老莫瑟
——发出了淡季快到了一定要把没摸完的鱼摸回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