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瑟.季

用口红在陶瓷上画靓仔是真的蓝瘦啊……
又不好擦TWT
完全擦不干净

(半夜脑子抽风系列
(这个人脑子抽风不要理他!

……

该给的赞还是要给的!

您的小可爱

他很好养的,真的,只需要在开心的时候给他一个赞,他就会产出粮食
他是个杂食党,所以产啥粮还真不一定,因为喜欢的东西太多了。
反而啥都不精。
有的时候鼓励是很重要哒!

在监管者的床上修机

——来自我和同事两个沙雕半夜打游戏打到嘴秃噜皮来的梗

(容我先笑一会妈也两个傻屌23333333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标签注意w)

①你在杰克的床上修机(银纹)

“乖,修好这一台我们就睡觉,嗯?”
你感受到耳边一阵热流拂过,缩了缩脖子,只点点头,继续专心修机。
仿佛对你的无视感到不满,身后的坏孩子窃笑着眯起眼睛。
你感到有什么冰凉而滑溜溜的东西从腰际慢慢延伸到小腹,然后……

然后你就炸机了

“……杰(da)克(zhu)先(ti)生(zi),我看你今天晚上是不想睡觉了。”
“……我的错”
“但是你猜对了一件事,亲爱的,我确实打算与你一起彻夜不眠。”
“?”
冰凉的手臂将你温柔地带到他怀里。
他拥住了你。
“我想教你一句话,来自遥远而神秘的东方古国——春宵一刻值千金,我的小先生。”

————————————
暂时就先这些了吧……后期不定时更新,耶~
妈也我不行了再笑会233333
这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我和同事(兼学校一年半同桌)肝第五遇到了湖景村
然后他顺口问了一句你在哪
我……
我在床(船)上修机!
她:???
……
在哪个监管者床上?jiao克还是qiao克?
我……我TM??
然后我炸了机
然后她被qiao克锯了一刀
hhhhhhhhhhhhhh
口胡误终生hhhhhhhhhhhhhh

带着qiao克开车hhh
开心!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小疯子了QWQ
(裘克大家庭,一个凭实力单身的家族)
在滑梯上的qiao克开心的像个不止两百斤的孩子233333超可爱我的妈

许多小故事

青鸟(一)

如果带来幸福的青鸟迷失了,那么幸福又藏在在哪里呢?

盛夏

格雷站在门前,从靠近心脏的衣袋中掏出一枚怀表轻吻,然后慢慢打开。
约好的时间要到了。
“咚咚咚”
“艾米丽——”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可不能耽误了
“我在,爸爸。”一位身着米白色欧式连衣裙肩上披着浅青色小坎肩小淑女为他打开了门。
她浅浅笑着,像是上帝身边的小天使。
背后大大的心形抱枕,几乎比她自己还要高,上面用十字绣的针法绣着三个小人。
【格雷】【艾米丽】【玛格丽特】
两大一小簇拥着,一家人的样子。
格雷怔了一下,随后将怀表收回衣兜,把面前的女儿托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肩上。
“走了!今天是妈咪的生日,看马戏去喽!”
——————
“今天休息没关系吗?”艾米丽看着城市中依旧嚣张的太阳,将头顶的大号欧式礼帽弄出一个斜度,上面覆盖的薄纱星星点点闪烁着,与宽大的帽檐一起为父亲挡住了日光;然后右手搂住他的脖子,让自己能够坐得稳当一些。
“妈妈在天上能看到马戏么?”
“当然能看到了!”格雷笑着,如此说到“只要我们一直记得妈妈,妈妈就会很快乐,也会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的。”
似乎时间未曾夺走任何东西
“嗯!”艾米丽看着前方排着长龙的地方,点点头。
【微笑马戏班】
鲜艳而充满童趣的大门,旁边立着一副印有踩钢丝表演的黑白宣传报,一个画着夸张妆容的小丑,一根钢丝,一片漆黑的背景,简单至极却看得艾米丽没来由一阵寒战,感觉自己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怎么了?”格雷有点担心,虽然是医生,但自己前段时间的工作实在太忙,而艾米丽又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直接导致他忽略了女儿的健康状况“没有生病吧?”
“我没事,爸爸。”艾米丽拍拍父亲的肩,示意他把自己放下去,人太多了“只是被爸爸的胡子扎了一下,爸爸今天又没有好好修胡茬,妈妈会生气的!”
“……啊哈哈哈没关系的一次两次没关系的妈妈不会知道的看那边要进场了我们快进去吧!”企图蒙混过关的格雷扛着自家小公举就是一个百米冲刺,直接跑进了帐篷里。
第二排,靠近出口又在舞台比较正面,这会是一个好的位置。
艾米丽解下背后的抱枕抱在怀里,看着台上表演着的两个小丑,心里的不安逐渐增大,直到成为一片阴云。
哭面的小丑踩着独轮车登上钢丝,笑面的小丑在对面拍手笑。
“到我这里来”
艾米丽忽然之间心跳的好快,她不自觉的搂紧怀里的抱枕
【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了】
独轮车压在钢丝上,一个优美而危险的弧度
她皱着眉,紧紧盯着那根钢丝
【到底是什么呢】
“吱呀——”
独轮车走到了钢索的中点
“咯啦——”
但他却忽然停了下来,在舞台的正中央
让我想想。
艾米丽依然没有移开目光
第一次是妈妈,第二次是隔壁的珍婆婆,第三次是我的小阿布思,而第四次……是一位善良的护林员。
爸爸说他们都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怎么回事”“是有即兴表演吗?”“也太久了吧!”“………………”
因为台上表演停滞而引起的骚动越来越大,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钢丝断裂的声音混入其中,而艾米丽察觉到了这一点
“爸爸”
格雷低下头,看向紧抓着自己衣袖的女儿
“怎么了?是等的时间太长了吗,想回家了?”
艾米丽眯着眼蹭蹭父亲抚在自己头上的大手,然后把怀里的抱枕递给他——
“爸爸”
“把这个给那个小丑吧”
“他就这样去‘很远的地方’会很疼的”
“就像我的小阿布思”
钢筋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明明是那样坚韧的东西,断裂的时候却像一根线,轻飘飘的,还有那线上的人
【真的好像我的阿布思】
艾米丽看着哭泣的小丑如同折断羽翼的青鸟般坠落在米黄色的一片上,右腿流出的血迹染红了“她”
尖叫为本就喧闹的会场染上了慌乱的色彩
【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吧】
艾米丽望着父亲冲到台上的身影如是想到。

——来自日常累成狗的老莫瑟
——发出了淡季快到了一定要把没摸完的鱼摸回来的声音

许多小故事

(丑新报道,不懂规矩,请多关照)
(当预告吧)

又名:作者是个起名废

(裘医注意=w=)(副cp不定)
(少量ooc大概……)
(连不上推演剧情大概……我爱绿帽但靓仔真的不是很会用TAT请勿考究)
(私设超多)
(实习中可能是个大坑QWQ)
(重点:这个人文笔真的一般,并不会搞人物描写QWQ还有点玻璃心)
  OK的话,GO→

一对小丑出现了,哭面的小丑踩着独轮车登上钢丝,笑面的小丑在对面拍手笑。
“到我这里来”
艾米丽忽然之间心跳的好快,她不自觉的搂紧怀里的抱枕
【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了】
独轮车压在钢丝上,一个优美而危险的弧度
她紧紧盯着那根钢丝
【到底是什么呢】
“吱呀——”
独轮车走到了钢索的中点
“咯啦——”
但他却忽然停了下来,在舞台的正中央
让我想想。
艾米丽依然没有移开目光
第一次是妈妈,第二次是隔壁的珍婆婆,第三次是我的小阿布思,而第四次……是一位善良的护林员。
爸爸说他们都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怎么回事”“是有即兴表演吗?”“也太久了吧!”“………………”
因为台上表演停滞而引起的骚动越来越大,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钢丝断裂的声音混入其中,而艾米丽察觉到了这一点
“爸爸”
格雷低下头,看向紧抓着自己衣袖的女儿
“怎么了?是等的时间太长了吗,想回家了?”
艾米丽眯着眼蹭蹭父亲抚在自己头上的大手,然后把怀里的抱枕递给他——
“爸爸”
“把这个给那个小丑吧”
“他就这样去‘很远的地方’会很疼的”
“就像我的小阿布思”
钢筋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明明是那样坚韧的东西,断裂的时候却像一根线,轻飘飘的,还有那线上的人
【真的好像我的阿布思】
艾米丽看着哭泣的小丑如同折断羽翼的青鸟般坠落在米黄色的一片上,右腿流出的血迹染红了“她”
尖叫为本就喧闹的会场染上了慌乱的色彩
【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吧】
艾米丽望着父亲冲到台上的身影如是想到

青鸟【二】

他最终还是留下来了,那个哭脸的小丑,他是来陪她的吗?

艾米丽坐在她的床边,低头看着霸占自己床位还睡得挺香的人
她圆润的,带着孩子独有的天真的眼瞳映照出一位少年俊秀的脸庞
【他还睡着呢】
艾米丽眨眨眼,真的还睡着,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他没有像妈咪和阿布思那样去很远的地方】【但是他失去了他的腿,还流了好多血】
她看见阳光洒落在少年的脸上,还照亮了他火红的短卷发,而他眼角那颗黑色的泪痣格外显眼。
【明明很帅啊,为什么要戴面具呢】
艾米丽好奇的凑近,打算好好观察
她首先小心的托起了小丑带着无数伤疤和大片淤青的手臂,然后用柔嫩的手指在没有受伤的地方轻轻按压
【哇……好结实的肌肉】
【比爸爸的肌肉都结实,好厉害啊】
应该还是被打扰到了吧,他睁开了眼,是浅浅的翠绿色,像爸爸从东方国度带回的翠竹。
真好看。
裘克第一眼就看到了她
柔顺微卷的咖啡色长发散落在肩头天蓝色的披肩,阳光同样撒在了她精致的小脸上,也照亮了那双因好奇而微微睁大的猫瞳。
“是天使吗?”
艾米丽不解的歪了歪头
“不是哦”
“啊,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你倒是好好听我说话啊?!”
“呵,人间不值得……”
“……”
“爸爸!”
诊所正在给病人输液的格雷先生手一抖,差点扎错位
【怎么了这是,一定是我的小天使想我了,今天家里还有病人,要早点回去】
艾米丽嘟着嘴,气哄哄的想要跳下床
这个人摔的确实是腿吧???
“天使小姐你不要走!”
一双手紧紧搂住艾米丽的腰
然后把她拖了回来